波克千炮捕鱼3.8官方版
全本書屋>明星潛規則之皇>目錄>

第320章小龍女陳玉蓮2

第320章小龍女陳玉蓮2

小說:明星潛規則之皇作者:夢九重字數:3750更新時間:2015-12-30 07:14:30
  

  “不過,玉蓮小姐好象漏了點什么?”

  嗯?林俊逸的話語把她神游的精神拉了回來,陳玉蓮用疑問的眼神看著他,“你沒有簽章啊。”

  他指著她的簽名說道。

  “可是我沒帶私章,要不,可以用指膜嗎?”

  白癡,她怎么可能帶那么齊全的東西來,又不是來簽廣告合同。

  “不必那么麻煩,”

  林俊逸搖著手指,露出壞壞的笑容,陳玉蓮感到有些不妙,“用玉蓮小姐優美的唇印代替好了。”

  “啊?”

  這個家伙在說什么,在開玩笑嗎?可是看著他認真的眼神,陳玉蓮只輕輕的拿起簽好的文書,這樣的簽章方法實在是有些難堪,“但是既然已經來,還有什么不能做的呢,玉蓮?”

  她暗自告訴自己,抿起嘴唇印了上去。

  當陳玉蓮有些羞怯的把拿開文件,上面已經拓上了一個殷紅飽滿的唇型,“該死的小壞蛋大色狼,高級的痞子流氓豪門子弟。”

  她心里暗罵,這時陳玉蓮突然發現那個高大的身影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

  林俊逸一把攬過了陳玉蓮纖細的腰肢,侵略的唇印上了她紅艷的唇瓣,他以拇指和食指扣住她的下顎,她牙關被迫松開禁閉的雙唇,火辣的舌侵入了她的口腔,靈活地與陳玉蓮的丁香小舌糾纏,不讓她有機會躲開。他的舌頭在她的檀口里四處游走,男性的氣息充滿了她的口鼻間。

  陳玉蓮想用力的推開他,但隨著林俊逸吸吮她小舌的動作,她整個人感到昏昏沉沉的,仿佛置身云端一般,只是感覺大腦缺氧。

  “不行……”

  陳玉蓮喃喃地想著,為什么?單是一個吻就可以令她暈頭轉向,身子虛軟得像是棉花一樣。該死,她快要窒息了。

  就在她感覺真的要死掉了的時候,林俊逸終于離開了她的嘴唇,她感到臉頰火熱,大口的喘著氣,“沒想到年芳近30歲的玉蓮小姐還為在下保留著初吻呢,真是讓在下感動啊。”

  他笑得又自傲又魅惑,那張笑臉讓人有打上去的沖動。

  “才沒有呢,我早就在高中就把她獻給仰慕的學長了。”

  輸人不輸陣,陳玉蓮嘴硬的答道。其實心里還是有一絲悲哀,她值得紀念的初吻就這樣被毫無浪漫的奪走了。

  “哦,那你親愛的學長沒有教你在接吻時怎么用鼻子換氣嗎?我剛才差點第一次吻死女人呢。”

  林俊逸戲謔地說道。

  “你……”

  被揭穿謊言的陳玉蓮只能對他這個小壞蛋大色狼怒目而視。

  “沒想到美人生氣的樣子也這樣的好看,好了,親愛的玉蓮小姐,讓我驗下貨吧。”

  林俊逸笑著回視過來。

  “驗貨?”

  陳玉蓮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這是什么意思?

  看著她發呆的樣子,林俊逸上下掃視著她的全身,說道:“總要讓我看下慰勞自己的禮物是什么樣子的吧?麻煩我們的古墓小龍女陳玉蓮小姐幫我打開包裝吧!”

  他的意思不會是讓她在這里寬衣解帶吧?雖然已經告訴自己千百遍,這是躲不過的,但事到臨頭,陳玉蓮還是無法接受。但是想著正在焦急等待救治的媽媽吳佳慧,她拉過一絲發梢用嘴唇抿住,走向那張紅色的沙發。

  輕輕脫下乳白色的高根,把它整齊的放在邊上,在沙發上邊緣踮起腳尖,從大腿根慢慢褪下肉色的絲襪,露出修長白皙的美腿本色。用微微顫抖的雙手解開自己襯衣的紐扣,陳玉蓮剛想背過身去,就聽到了他的警告,“玉蓮小姐,要是我對禮物不滿意的話,我有權退貨哦。”

  該死,她只得低下頭,在林俊逸火熱的注視下,展示自己月白色的蕾絲內衣和底褲,白色的襯衣和粉紅的短裙都已經放在了沙發上,她用帶著哀求的目光看了對面的男人一眼,但是看到的只是他眼中的慾望。

  沒有辦法,她只好一只手解開背后胸罩的紐扣,一只手橫護在胸前,然后再用這只手是輕輕的脫下自己最后的掩蓋物,馬上用手掌罩住毫無遮攔的私密處。

  陳玉蓮感到自己的臉已經熱的快燒起來了,近三十年的歲月里她從沒象今天這樣害羞過。

  “玉蓮小姐,沒想到你這么會誘惑男人啊,這樣的遮掩讓你有了更多的令人無限遐想的空間,經過擠壓掩飾的乳肉是那么的白皙動人,你修長雙腿之間神秘的三角叢林已經在指縫間若隱若現了。你不僅僅具有小龍女的冰清玉潔超塵脫俗,同時也有著性感和誘惑氣質啊。”

  林俊逸用手指在遙指品評著她的身體。

  陳玉蓮第一次被人這樣的羞辱,惱羞成怒間,一股怒火撞上頭來,她放開了雙臂,讓自己隱藏的三點展示在他的眼底,“姓林的,你想怎么樣?如果不想履行協議就讓我走,不要這么侮辱我。”

  “不,不,不,玉蓮小姐,你不要生氣,我只是想稱贊下已經屬于我的美麗胴體。至于協議嗎?”

  林俊逸看了眼窗外明媚的陽光,“我可不想在辦公室里面得到古墓派美女陳玉蓮,我想現在玉蓮小姐應該不介意穿上你那件迷人的旗袍到我房間做客吧。”

  看著他的舉動,陳玉蓮感覺她根本弄不懂這個人的想法。

  當陳玉蓮真正穿起這件紫色旗袍的時候,林俊逸一下呆住了:桃形領口裹挾著天鵝般光潔的頸項,U型的白色花枝刺繡環繞,就像紫色蘭花上的白色花蕊。旗袍勾勒出她完美的上半身曲線,鼓起的乳峰傲人的在胸前撐起兩座小山。盈盈一握的纖腰下,翹起梨形豐滿的美臀,股下幾寸就是旗袍誘人的開叉,豐盈修長的雙腿在其間若隱若現。

  一頭亮麗的長發被優雅的束在頭上,籠罩在陽光下的身體,最引人注目的是粉色的胸罩下飽滿的雙峰,渾圓飽滿,那白皙的乳肉象凝乳一樣聚在胸前,高高隆起。纖細的蠻腰下,同樣粉紅色的底褲包裹著豐滿的豐臀,圓弧的曲線在她彎腰的時候象圓滾的巨蛋一樣動人心魄,仿佛多汁的甜梨,幾乎要裂出汁水,誘人的想去咬上一口。

  修長的美腿肥瘦合宜,被肉色的絲襪緊緊的裹住,但出奇的是如此豐盈的美人卻生了一雙纖細的蓮足,細尖尖的套上小巧的紅色高跟鞋,十分好看。

  這是間豪華的寢室,紅色的地毯配上紫檀色的家具相得益彰,一張堇色的大床在房屋的中央,林俊逸正坐在桌邊喝著東西,陳玉蓮一眼就看到了那瓶外型優雅的cuveeDiamantBleu香檳,那藍寶石般的顏色象海水一樣美麗。

  林俊逸舉起了酒瓶,倒向了另一個細長的杯子,頗有風度的說道:“聽說玉蓮姐姐很喜歡香檳,不知道我準備的藍鉆石合不合你的品位。”

  看到他讓人討厭的臉,陳玉蓮已經沒了品嘗的心意:“不了,林總,而且請不要叫我玉蓮姐姐,那是只有我最親近的人才能叫的,你沒有資格。”

  “我沒有資格?呵呵呵。”

  林俊逸好象是聽見了世上最可笑的事情一樣,拿著兩個杯子走了過來。

  陳玉蓮感到他男性的氣息開始侵占她的領域,于是暗自開始給自己打氣,“堅持住,不可以輸給這個混蛋大色狼。”

  她原地看著他,克制著想逃跑的沖動,“沒錯,我們才認識沒有一周,你不配叫我姐姐。”

  “那我就是要叫呢!”

  林俊逸邪氣的笑著,把臉貼近她的身體,用低沉的嗓音說道,“我可是見過玉蓮姐姐你完美胴體的唯一男人哦,而且我們馬上要有更深刻的了解了,現在不應該加強溝通嗎?”

  “混蛋!”

  陳玉蓮努力抑制著自己想要打他的沖動,一把奪過酒杯,把清涼的液體一飲而盡,只有這樣才能按住自己不去痛扁他,這個男人總是有辦法讓她發火!陳玉蓮看了一眼屋內的裝飾,“林俊逸,你的屋內總有浴室吧,借我用一下。”

  她必須找個沒有他的地方冷靜一下。

  林俊逸笑了笑,“當然,就在你的身后的木門里面。”

  看著陳玉蓮轉身要進去,他對她眨了眨眼睛說道,“按照協議理解,我覺得玉蓮姐姐在這里更衣仳較好呢,你不認為嗎?”

  陳玉蓮深深吸了一口氣,揚起下巴,高傲的看了他一眼,拉開了旗袍腋下的拉鏈,麻利的褪下,然后把脫下來的旗袍挑釁似的丟向林俊逸,然后是紫色的內衣和蕾絲底褲。陳玉蓮把自己豐滿漂亮的胴體毫不遮攔的亮在他的面前,大膽的和他對視。

  林俊逸撇著唇,看著笑得像是英俊的惡魔一樣,好整以暇的看著陳玉蓮的表演,但是貌似大方無畏直面他的她,其實已經渾身都在微微的打顫了,在他侵略性的目光下,她很快就敗下陣來,不敢再看他,轉身逃進了浴室里,身后傳來他高傲的聲音,“玉蓮姐姐,我精通心理學的,特別是女人的心里,還是放棄你無用抵抗吧,你的心理已經完全被我掌握了,呵呵。”

  “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陳玉蓮發揮著鴕鳥的精神,用手幼稚的捂著耳朵。

  陳玉蓮她一向是特立獨行,自尊自豪,要她像那些拜倒在你西裝褲下的其他女人一樣搖尾乞憐,辦不到!

  她一邊堅定著自己的決心,一邊欣賞著這寬大的浴室。“好漂亮啊”陳玉蓮不禁贊嘆道,歐式的古典風格,暗金色的主色調,精美的大理石狀外觀,那手工制式的大浴缸,象個小游泳池一樣,邊上還有一面明亮溫熱浴鏡,“真是變態。”

  她暗罵了一句。

  撲通一聲跳入浴缸以后,溫暖的水流蕩漾在她身邊,奇異的舒暢感也瞬間放松她緊繃的心情,陳玉蓮忍不住的嘆了口氣,“好舒服。”

  在里面浮浮沉沉的感覺讓人安心寧靜,一會就忘記了現在的煩惱。就在陳玉蓮通體舒暢的時候,外面傳來了他的聲音,“玉蓮姐姐,你不會是暈在里面了吧,要不要我去救你。”

  該死的家伙,好不容易忘記了他,“你不要進來!我這就出去。”

  陳玉蓮連忙回喊。

  站在浴缸邊,霧氣蒸騰,鏡子中她雪白嬌嫩的肌膚被溫熱的浴水燙得微紅,漂亮臉孔也被水氣蒸得泛起了紅霞,額際也汨出了汗水,烏黑的長發濕轆轆的粘在身上,黑白分明。

  擦了一下頭發和身子,陳玉蓮圍上浴巾,但是放在門把手上的手掌根本用不上力氣,這時他可惡的聲音再次響起,“看來還是要我去抱你出來吧。”

  “不用。”

  陳玉蓮用力的推開浴室門,走了出來。看著坐在沙發上穿著紫色睡袍的他,再也走不動了,整個人靠在門邊,在路上下定的決心一下子全跑的無影無蹤了。

  林俊逸性感的低笑著走過來,陳玉蓮感覺依在門邊的她,就象被獵人堵住的小動物一樣無助,他打橫抱起全身僵硬的她,走到那張堇色的大床邊,一下子把她丟在柔軟的床墊上。仰躺在上面的她一手握緊浴巾的邊緣,一手拉住紫色的床單,大腦里一片空白,只剩下緊張和羞怯。

  

放入書架 | 瀏覽器收藏夾 | TXT電子書下載
上一篇 返回書頁 下一篇
鳄鱼千炮捕鱼游戏下载 时时彩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什么时候开奖 华夏银行理财产品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 山西11选5任选八遗漏 牛金所 青海快3走势图号码统计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qq群 最火娱乐棋牌捕鱼 北京 股票配资公司 上海11选5开奖五码分布图 河北快3开奖结果手机版 5000元炒股一年赚多少 北京快乐8合法的吗 管家婆王中王开奖王+m·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号码